突兀的劣根

•  发布时间:2018-12-03 18:05   •   作者:管理员   • 收藏 0

突兀的劣根


花娟刚到办公室门前就听到庞影在打电话,声音很腻,让人肉麻,花娟倾耳聆听,听明白了,原来庞影在给陶明打电话,花娟一惊,怎么会是这样呢?这个意外使花娟感到无比的震惊。他们是啥时候勾搭在一起的?花娟神情凝重了起来。垂着头走进了办公室,庞影对着电话眉飞色舞说的正欢。看到花娟进来,便对着电话说。“好了,不聊了,拜拜。”花娟没有听到对方在电话里说了啥,庞影便把电话撂了。庞影没用手机,而是拿办公室里的电话打了。“花娟,你咋的了?”庞影凑了过来,“你的神情不好。”“没事。”花娟毫无表情的说。“你的脸色太难看了。”庞影进一步的问。都是因为你,你还腆着脸问呢,花娟在心里说。“会不会……”庞影还想往下问,被花娟拦住了。“你忙你的去吧,”花娟白了她一眼。“你不要问了。”庞影望着花娟觉得花娟怪怪的。但她不敢多问,她认为花娟可能够跟彭川卫上床了。这事不好多问。于是她便不在吱声了,在电脑前坐了下来。花娟心里特别堵着慌。而且就像无意之间吃了个苍蝇似的感到恶心。花娟在算计着陶明,是不是把他拉进彭川卫给陶明设下的陷阱?在她没有发现陶明跟庞影的事之前,她对彭川卫让她拉陶明的事还有些动摇。因为她不忍心对她所爱的人下刀子现在不一样了,陶明竟然背着她做了这桩肮脏的事。怪不得这几天他不见她,原来秘密在这里,花娟有些怨恨陶明了,既然他不爱她,他可以早说,何必把她弄上了床才对她疏远。难道陶明是个玩弄女性的花花公子?上床了,他的目的达到了,所以他就不再需要她了,花娟想到这里,有些痛恨陶明了,虽然他们是同学,但分离这么多年了,根本就不了解他。花娟决定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要让陶明入股,女人爱上男人会给他所有,一但不爱了,或者男人背叛了她们,她们就会仇恨他们,这种仇恨是刻骨铭心的。花娟决定把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推进深渊。男人有钱就学坏,女人学坏就有钱。真的一点都不假。下班后,花娟拨通了陶明的电话,性跟陶明见面,这次陶明没有推委,很爽快的应允了。花娟打车来到夜色阑珊酒吧的,一改从前模式,花娟下班陶明的车就等在她单位的大门前恭候着花娟,花娟在酒吧门前看到了陶凝的轿车,这正式陶明在跟她撒谎,“花娟,对不起,”他们刚刚在酒吧坐下来,陶明就说,“我的车朋友刚刚给我送回来,我就过来了。没有去接你,我想这个时间接你恐怕你已经在路上了。”“没关系,”花娟莞尔一笑,“以后你不用去接我,有事咱们需要见面的我打车来,这样方便。”“那咋成啊。”陶明一摊手,做了个抱歉的样子。“其实这样更好,省得被人看到说闲话。”花娟喝了一口红葡萄酒说。“那道无所谓,”陶明吸了一口烟,优雅的吐着烟圈。“我在乎。”花娟不亢不卑的说。“好好,咱们先不谈这个,”陶明有点不耐烦的说。“好吧,咱们谈正题。”花娟正了正身子,“你想进我公司吗?”“是啊。”陶明说。“但我对你公司没有底,不知道这步棋是对是错?所以性找你帮忙,帮我探探底,这种骰资可不是小数目,弄不好我就倾家荡产。”陶明这么说,花娟又有些犹豫了,是啊她不应该坑他,因为他们毕竟是朋友,虽然陶明在欺骗她,但是他们毕竟有过肌肤相亲。对于女人而言,没有跟男人上床跟亲近的了。“花娟,你说说你公司的经济情况。”陶明注视着她。花娟有些支吾,她在琢磨,是不是把陶明拉进来,她不知道彭川卫究竟卖的是啥药,但凭感觉他绝对不会卖好药的。“花娟,你咋的了。咋不说话啊?”陶明怔怔的望着花娟。花娟有些走神,她也知道自己失态了,忙做扑救。说“没啥,只是昨晚没有休息好。”“你不要紧吧?”陶明关心的问。“没事,”花娟揉了揉太阳穴,不经意的问。“陶明昨晚你跟谁在一起?”陶明一楞,但马上说,“公司里有点事,昨晚我一直在公司里,咋的了?”“没啥,”花娟嫣然一笑,“我觉得你有点欲盖弥彰。”“啥意思?”陶明警觉的望着花娟。花娟笑而不答,“花娟,你今天是咋的了?”陶明问。“你自己清楚。”花娟针锋相对的说。“我清楚,我清楚啥?”陶明阴郁开来。花娟站了起来。拿过包,说,“陶明,我公司,你可以入股,”陶明还没有反应过来花娟的意图,花娟已经离开了夜色阑珊酒吧。陶明懵懂的僵在那里,反复琢磨着花娟话里的意思。花娟离开陶明,她并没有回家,因为在她的心理还在怨恨冯明,这一天冯明都在给她打电话,她不想接听他的电话,刚开始她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号码的电话,一接听是冯明。“花娟,是我错了。昨晚不应该打你。我喝多了去混蛋。只要你回来,我给你跪下都行,都怨我……”花娟不等冯明把话说完,就把手机摁了回去,紧接着手机又响了起来,花娟拿过手机了看又是冯明,她愤怒的将手机关了。可是冯明居然把电话打道她的办公室。“冯明,我告诉你,我在工作,你别再给我打电话了……”花娟对着电话吼了起来冯明支吾着刚要说什么,花娟就把电话撂了,从此电话就没有再响起来。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花娟在心里嘀咕着。花娟进了网吧,她已经迷恋上了上网。打开电脑上上网号,齐天并没有在线上,昨晚那美好的消魂之夜使她难忘。虽说一夜情让人们啐弃,但它的刺激性是非常强大的,这一点花娟是身临其境的体验过,那种从没有过的快感仍然弥漫的心头。花娟开了手机,拨打齐天的电话,齐天的手机里响起了<;<;香水有毒>;>;那凄美的歌声。我曾经爱上这样的一个男人/他说我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我为他保留着那一份天真/关上爱别人的门/也是这个被我深爱的男人/把我变成世上最苯的女人/他说的每一句话我都当真/他说最爱我的唇/我的要求并不高/待我像从前一样好/可是有一天你说了同样的话。把别人拥进怀抱/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是我鼻子犯的罪/不该嗅到她的美/擦掉一切陪你睡/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是你赐给我的自卑/你要的爱太完美/我永远都学不会……虽然齐天没有接听电话,花娟还是被他手机里的这首歌迷惑住了,是啊,女人虽然长得跟花似的,但有几个女人的命运是美好的,如果像歌曲中的怨妇一样,是多么的悲哀,那么委曲求全的一个女人,那么善良宽容的女人,她的内心是多么的苦涩。花娟反复拨打齐天的手机,现在她不在乎齐天是不是接听她的电话,她反而庆幸齐天不接她的电话更好,她可以专心致志的听这首天赖之音。花娟深深的被这首歌所陶醉了。“花娟啊,对不起,手机充电我没带在身上。我刚回来。”齐天在电话那端说。“你别接。我在听歌。”花娟说。“别接?听歌?啥意思?”齐天没明白花娟的意图。“我喜欢你手机里这首<;<;香水有毒>;>;所以我在听。”“傻样,”齐天终于明白了,花娟是为了听他手机里的夹,并不是有事找他,他们自从昨晚上了床,就交换了手机号码。“你想听这首歌到百度里找,听我手机铃声听不全。”齐天的提醒使花娟茅塞顿开。花娟打开主页。在百度里搜到了<;<;香水有毒>;>;通过耳麦传了过来。胡杨林那凄美的歌声飘进耳里,是那么的动听和委婉。花娟完全的被这首歌所迷醉。她觉得上网真好。网上啥都有。这时她的手机响了,刚才她给齐天打完电话忘了关机,她拿过手机,屏幕上的号码是她家里的电话号。花娟知道这个电话一定是冯明打过来的,她将手机键子给摁了回去,然后就把手机关了,让冯明着急去吧。花娟认为这是对冯明最好的惩罚。这时她的网号上开始有人头晃动,耳麦里随着歌声也传来了滴滴的声音。花娟明白,这是有网友在跟她说话。她用鼠标去点那些晃动的头像。居然那么多的网友跟她说话,这使花娟非常受用。因为她毕竟是这么的吸引人们的眼球。这些网友之中有齐天也有情圣,花娟暂时不想理他们,因为她还在陶醉在歌声里,这首歌似乎给她唱的,因为在她的内心也有着同样的感受,比如陶明,他是所作所为不就是这首歌中的那个男人吗?花娟弄不懂陶明为什么这么快就离开她,将庞影拥进了怀抱,可是她转念一想,她不是同样的投到齐天的怀抱了吗?但她是有原因的,是因为冯明打了她,她为了的是报复。并不是为了寻求刺激,其实在她离家出走时。她av天堂成人电影-快播电影-伦理电影天堂网想到的就是陶明,可是他却鬼使神差的关了手机,关了手机他们就失去的联系。花娟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才约的齐天,才有了跟齐天这段浪漫的插曲。情圣:红颜,你咋不理我,是不是你有外遇了忘了我。红颜:是啊,咋的了,兴你有九十九个女人,就不兴我有九十九个男人。情圣:真的假的!红颜:当然了。情圣:你不够义气,为啥不跟我,我白让你看了,红颜:哈哈,你以为天下的就你那个大,比你大的有都是。情圣给红颜发了个QQ表情,表情是一个男人做惊讶状。红颜:就是,你不要狂妄自大。这时情圣发来了视频,花娟没有考虑就接了,很快显示器上出现了情圣那根像驴身上的火腿肠,花娟没有想到情圣会给她发这个,她可是在网吧里,这是公共场所,她面红耳赤手忙脚乱的关了视频,但还是被她身边一个青年男子看到了。“大姐,刚才那个是啥东西?”花娟的脸腾的就红了,面面相觑的望着这位陌生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