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运

•  发布时间:2018-12-03 18:04   •   作者:管理员   • 收藏 0

厄运


故事发生在某市着名的一个室外网球场上,一对男女正在快乐的打着网球,不时还传来阵阵欢笑。男的叫王健,是市公安局副局长兼辑毒大队的大队长,看上去27,28的样子,长像很一般,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靠关系升上去的。女的叫耿喜敏,25,26岁的左右,是本市某高速公路人事部的一名科员,长的非常漂亮,1 米70左右的身高,修长的双腿,高耸的乳房,标准的美人胚子。「王健,咱俩歇会吧,我有点累了」「好啊,那就歇会吧,我也有点渴了,走喝点水去!」于是他们来到场边的一个桌子的旁坐了下来。「王健,下星期我结婚时你送我什么礼物啊?」「呵呵,老同学你着什么急啊,到时你不就知道了!」说完他用色眯眯的眼看了一下她的乳房又看了看她的美丽的大腿。心想:「还用等到下星期,过2 天老子就把我的大鸡巴送你,哈哈,老子到时好好操操你这个骚货!」2 天后的一个下午,张刚是某公司的副经理,今年都快30了也算是事业有成吧。他正开着单位配给他的车走在回家的路上。由于下个星期就和喜敏结婚了,所以最近几天总是喜洋洋的。这时,车开到了这条每天都必经的小道上,突然看到了前面有两帮人在争吵着什么,张刚停下车想看看发生什么事,这时发现他们竟然好像要打起来了,于是张刚下车,向他们走去想劝劝他们别打了。可这帮人见有人下车向他们走来,停止了争吵,一起向来人走去。张刚见他们不争吵了也停住脚步说:「各位大哥,对不起啊!我要从这条道回家,请大哥们让让好吗?谢谢了!」可这帮人好想没听到似的,什么也没说,一直朝他这边走。张刚好像觉得不对劲刚想转身回到车上,可还没到车前,这群人就来到他身旁,二话没说上来就打,张刚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人就被打的趴在地上,这时有2 人对了下眼,就一个向张刚走来,而另一个则向他的汽车走去,就在这时警笛响了,这群人一下都散开了,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了刚才对了一下眼的那2个流氓。没1 分钟警车就到了,2 个流氓急忙上前扶起张刚,这时7 ,8 个警察也来到他们身旁,那个带头的警察面无表情的说道:「都抓起来!小李,小刘,小胡,你们去搜他们的身,小吴,你去检查一下车!」这时的张刚被刚才的2 个流氓一边一个的架着,经受了10多个流氓的暴打,张刚早已昏了过去。搜张刚身的小李从张刚裤子口袋里拿出了一小包密封好白粉,撕开后用小拇指沾了一点放到嘴里一尝急忙说道:「队长,是海洛因!」与次同时小吴也从车里拿出更大一包白粉,一尝也确定是海洛因,王健冷冷的说道:「都带回去!」喜敏在家刚做完饭,就等着张刚回来一起吃了。此时的她正坐在饭桌旁发呆,「下星期我和张刚就结婚了,非法同居的时代马上就结束了!呵呵!一年后我一定给刚刚生个大胖娃娃!」想着想着不由脸就红了:「刚刚真厉害啊,每次作爱都搞的我一次接一次的高潮简直太厉害了!好有男人味哦!」想着那一幕幕的作爱经历:「在床上,在沙发,在厕所,在阳台,在……」不知不觉底下已经湿润了。「噹,噹……」有人敲门。「来了!」喜敏急忙跑去开门。门被打开了,近来的确不是张刚,而是5 ,6 名持枪警察,带头的是王健,喜敏一看是王建,刚要开口说话,王建却先说话了:「这是张刚家吗?」喜敏还没名白怎么回事,王建又说:「这是搜查令,请让开,我们要进行搜查!」然后就从包里拿出搜查令拿在手里让正愣神的喜敏看了一下,最后又放回包里面无表情的说:「搜!」「是!」后面的几个穿制服的警察二话没说就开始进行了搜查。这时候卧室传来一名警察的喊话:「队长!找到了!可能有500 克啊!!」说完捧着一个白色的小包裹跑了出来,打开一看一堆白色的粉末呈现在众人才眼前,王建撕开包裹,小母指粘了一点放到嘴里一尝,点头没说话。喜敏这时终于忍不住了:「王建!你带几名警察来我家搜什么!那是什么?」说完用手指了指那小包。王建道:「这是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喜敏很迷惑心想:「她和张刚从来也没见过这个小包,怎么会出现在家里呢?」于是说:「这是什么我真的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说的我怎么一句也没听懂啊?」王建对那几名警察道:「你们先出去,我和她说几句话!」「是!」几名警察同时回答了一声走出了喜敏的的家。王建找了个双人沙发坐了下来说到:「你老公贩毒你知道吗?「啊!?不可能的,王建,到底怎么回事?」说完坐到了王建的旁边。王建说道:「今天下午,我们接到举报,说有人贩毒,我们就马上赶到现场,并抓获了几名犯罪嫌疑人,其中就有你未来的老公张刚!」「啊!?王建,你也知道张刚是老实人,怎么会贩毒呢?」喜敏辩解「你们是不是弄错了啊?」王建说道:「那你是不相信我了?」喜敏急忙道:「不是,王建,我相信你,可我现在该怎么办啊,我们下星期就结婚了啊!王建求你救救张刚吧!」王建说道:「喜敏,咱们俩什么关系,你有困难我怎么能不帮呢?不过你的这个困难还真不好帮啊!」说完右手搭在喜敏肩上来回抚摸,左手也抓住喜敏的小手。屋外,停在路边的一个面包车内几个警察正在小声议论着:「头这次看上的这个小妞还挺正点的啊!哈哈!」「费话,费了这么大劲能不正点吗?镜头都装好了吗?可别让头到时着急啊!」「好了,都调出来了,哈哈,屏幕和声音还真清晰啊!」只见车内左侧有一个监控电视屏幕,屏幕里一对男女出现在一个三人沙发上,男的是王建,女的赫然是耿喜敏。只见王建把耿喜敏搂在怀里,并把他的手放在喜敏的右乳上。王建这时见喜敏屈服了,于是他也就大胆地将手伸进喜敏的衣服里揉捏喜敏白嫩的乳房,手逐渐向上捏着喜敏粉红的乳头。喜敏的乳头逐渐变硬,呼吸有点急促了,这时,王建将喜敏抱到沙发上,喜敏顺从的躺下了,王建抬起喜敏丰满的大腿,把手伸进喜敏的短裙内,脱下了杏儿的白色蕾丝内裤,肥厚的大阴唇长满阴毛,中间有一道红嫩的肉缝。王建用手分开两片长毛的大阴唇,两片粉红的小肉唇的合守在秘密的洞口前,喜敏将头扭向一边,双手捂着自己赤裸的下体,这时,王建将杏儿的双手拿开,将嘴凑上前,用手分开杏儿的大阴唇,王建伸出舌头对着杏儿两片花瓣猛舔。喜敏『啊』的叫了一声,两条白嫩结实的大腿紧紧地夹住王建的头,王建一边舔着,一边解除喜敏身上的衣物,喜敏这时已双面潮红,一股粘稠液正从洞口溢出,王建将身上衣服脱光,挺着他的大鸡巴对着喜敏的洞口,『滋』的一声插进了喜敏的身体,『啊』喜敏叫了一声,粗大有阴茎很容易就进入她紧小的阴道中。大龟头一次又一次的撞击着杏儿的宫颈,面对着呵气如兰的喜敏,就像一件自己费了好大的劲才虏获到的战利品,而现在正等待着自己去探索、享用。每一次的抽动都是那么地有力。阴户经过王建卖力地干过一阵之后,喜敏秀美的双目含春,将两只手轻搭在阿伟的双肩,微睁着眼,享受着阿伟时快时慢的抽插所带来的蚀骨的快感,腿也张扬了开来,勾在王建粗壮的腰上。再度兴奋中,又分开,又勾住,丰满的屁股一次次的配合着王建的冲击,而向上迎击,王建趴在喜敏身上很起劲的抽送着,在别人家的沙发上玩别人漂亮的妻子,他象吃了兴奋剂一样兴奋。王建把他的大鸡巴从喜敏的阴道里抽了出来,然后站在沙发旁,把喜敏丰满的大腿架的肩上,用力前压,将喜敏双腿一直顶在胸前,王建用手把着自己翘勃的高高的阴茎,对着喜敏粉红的洞口,用手分开喜敏两片肉唇。在这种状态下的喜敏,小阴唇向外微翻着,这次王建轻松的就把自己的大鸡巴送进喜敏的身体,抽插的起伏也更大,两只腿的肌肉绷的紧紧,每插入一次都触到喜敏的宫颈。喜敏也随着王建的抽插而把头发摇来摇去,一只手按在自己丰满的胸部揉捏着,一只手放在花瓣上方的小肉芽上,王建每一次压下来就会将喜敏的手指紧紧地压在肉芽上,每一次都引起喜敏白晰的屁股一阵紧缩,一下一下的,喜敏嘴里呻吟着「老公,要``` ,老公``要````」,王建把抽插的速度提的更加快了。每次插进喜敏阴道底深处的时候,都要很沉实的顿一下,然后臀部很劲的左右拧动一下,好让喜敏阴道里面能更加的感受到他在这次合理的进入他人妻子身体的活动中而膨胀到极点的阳物。喜敏的话语更多了,开始迷迷糊糊的「啊……啊……」了,屁股为迎合王建的冲击而更加上挺了,腿也不再间或张合的分开,而是紧紧地缠着王建腰部。白嫩的大腿也开始随着屁股肉的抖动而抖动并渐渐松开,王建一次比一次深的往喜敏身体深处送入,魂儿仍在半天幽游的喜敏,突然发现王建的呼吸变得十分急促,抽动的速度也变得越来越快,喜敏知道王建就要射精了,一时间,吓得欲念全消,双手急急地推着王建道:「王建,快抽出来,千万别射在里面,我会…!」可惜,这话来得太迟了,达到高潮的王建根本顾不了那么多,急于一泄为快的他,不但没有因喜敏的话而停止动作,反而将喜敏抱得更紧,屁股的起落更加地剧烈。突然,王建感到眼前一阵晕眩,龟头涨到了极点,终于扑哧扑哧射进了喜敏整个子宫,受不了这致命的快感,喜敏几乎昏死过去。「好爽」王建搂着喜敏光溜溜的身体,不停地摸着两个大乳房,喜敏两条白嫩的大腿无力的垂在沙发上,雪白的小腹上还溅落一些白色的精液。红嫩的阴道口正有精液慢慢的溢出……喜敏有个弟弟叫喜锐在某单位食堂做一名厨师。喜锐今年24岁已经结婚已经3 个多月了,他老婆叫小齐,今年23岁,人长的极漂亮,短头发,长着一双娃娃脸,由于刚结婚,天天得到爱情的滋润,所以身材特别棒,凹凸分明,属于一笑起来就想让人犯罪的那种美人胚子。星期六清晨。喜锐正骑在小齐身上疯狂的挺动着。今天太兴奋了,不紧紧是因为作爱,更重要的是因为今天他们要创造出爱的结晶「孩子」。「老婆,你说今天能成功吗?」「哦……啊……老公……我想我们……一定能的……啊……哦……」「呱叽呱叽」的淫声充满了整个房间。就在俩人达到性爱的高潮时,「铃……」床边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操,谁啊,这么不长眼,偏偏这时候打电话来」喜锐心理骂道,「喂?谁啊?」喜锐没好气的问道。「我。姐姐,呜……」电话那边传来喜敏的哭声。「嗯?姐,哭什么?出什么事了?」喜锐就这么一个姐姐,所以关心的问道。「呜……我在去你家的路上,一会到了在说,呜……」「姐姐,你先别着急,我在家等你,一会儿见」说完挂断了电话。当喜锐重新想抽插时,却发现自己的阳具在小齐窄小的阴道早以软了,于是及不情愿的拔出了自己4 寸的小科蚪来。「快起来吧,一会儿大姐来。」「哦!我还没到高潮呢,哼,每回都有原因,哼,不理你了!讨厌!」小齐齐气愤的道,于是也穿起了衣服。「噹。噹……」传来敲门声。「来了!」小齐急忙打开了门,喜锐也急忙迎过去。「喜锐,呜……你姐夫让警察抓了,警察说他贩毒,呜……那怎么可能啊,我们下星期就结婚了,怎么办啊,呜……」喜敏哭诉道。喜锐急忙道:「姐,别急,慢慢说。」于是喜敏将昨天发生的事原原本本的都告诉喜锐,此时小齐也在旁边听着。当然被王建操的事却一字未提。可她却万万没想到,就是因为没提王建对她奸淫,却害了她自己弟弟老婆的一生。喜锐道:「刚才听姐这么一说,好象王建能帮我们,他不是说叫你今天找他去吗,那我们一起去吧。」「我也去,人多力量大吗!」小齐一看没有带她去的意思急忙说道。「好,那一起去吧!」喜锐不耐烦的说道。他就这么一个老姐,他可不想让喜敏受到一点伤害。于是三人一起出了门,向警察局走去。今天是王建最得意的日子,因为昨天刚把喜敏搞到手,狠狠的操了她几遍,直到阳具射出的都是水了这才放过喜敏。回到警察局已经快4 点了。由于极度性奋只睡了4 个多小时就醒了。由于今天是他值班,局里的没什么头了,只有一帮他的手下陪他一起值班。此时王建心想:「今天在操她几便就放了她老公吧,省的到时出什么事。」原来抓捕张刚和搜查他家都是王建一手策划的。就等喜敏来在操她几便再和兄弟们一起玩一下群P 就放了他们。「铃……铃……」此时电话想了起来。「喂?是王局吗?外面有板有3 个人找您。」耳边传来门卫的声音。王建道:「哦,让她们近来吧!」「是!」没等门卫回答完王建就撂下了电话,走到窗户边看向了大门口。「我操,3 人中的那的小妞是谁啊?上身穿黑色着紧身的衬衫,乳房足有38C吧,下身又穿着浅蓝色的紧身牛仔裤,又圆又大的屁股,好性感啊,我一会儿一定要操她!我的得赶紧想个办法,妈的,老二又硬了,好胀啊!」不到半分钟,邪恶的淫笑出现在王建的脸上。「噹。噹……」门外传来了敲门声。王建急忙上前打开门,微笑着说:「来,快请进!」喜敏一见到王建,小脸一下就红了。「这个男人几个小时前还在疯狂的操着我」心理一想,小脸不由的更红了。「来,快进来啊!别在外面站着!」说完把3 个人引到屋里的沙发上。王建的办公室分里外间,里间是休息的地方,放着床和衣桂什么的,而外间就是办公用的设备了,一套老板桌椅,一套沙发,一个茶机也就没什么了。王建微笑的想喜敏问道:「这2 位是?」「您好,这位是我姐姐。」随后又指了指小齐道:「她是我爱人,叫小齐,请您多关照!」说完向王建又鞠了个恭道:「请您多帮帮我姐姐。拜托您了」「呵呵,喜敏啊,你弟弟真会说话啊,我想不帮你都不行啊!哈哈,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哈哈「说完笑着看看3 人最后眼神停留在小齐身上心道:」没问题,没问题,既然你这么说,那一会儿我就关照你老婆!我一定会让这小婊子爽到天上,哈哈!「想到这里王建脸上有一次出现邪恶的淫笑,不过一闪而过,3 人都没注意。「你们先坐会儿,我去安排一下。」说完王建走出自己的办公室,来到后院叫来了自己的一个心腹,安排了一会儿,就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向3 人说道:「真是不好意思,今天的看守不是我的人,我说了半天,这个混蛋死活就让2 个人进去探视,他妈的,别让我抓住他的小辫子,不然我整死他!哼,敢不给我面子!」喜敏急忙说道:「王建你别生气,就我和弟弟去吧,你也别太为难了」由于昨晚的缠绵,喜敏次刻心里或多或少有点关心王建。可她万万没想到,这次却撤撤底底的把小齐推进了万章深渊。「报告!」「近来」门外进来个25.26 岁的年轻警官,长的很帅气,一脸正气。年轻警官道:「局长,我都安排完了,请指示!」「嗯!你带她2 去吧!」「是」喜敏一猜他肯定就是王建所说的那个警员,于是呀也没说什么客气话,站起来和弟弟一起随他走去。到了后院的一间平房门口,警员停住脚步说:「你们一会儿进去有3 小时探视时间,如果有什么事,门口有的按钮,按一下我回及时赶到,好了,你们进去吧!」喜敏想谢谢那个警员,但还是没说出来,拉着弟弟的手走进了房间。门「咣」的一声关上了,随后警员的脸上出现了邪邪的笑容。局长室……「来人!」早也等在门外的另一个警察听到局长叫自己马上整了整衣服推门进来。「去倒点水来,一点事都不懂!」王建训斥道。「是」说完警察急忙走了出去,不一会儿就拿着个茶盒和暖壶回来,急忙从茶盒里捏了点茶叶放到茶杯里倒满了水,放到小齐身边说:「小姐,请喝茶。」小齐看着刚才这个警察滑稽的动作,「噗」的一声笑出声来警惕性也降到0点。那个警察也装做不好意思的用手挠挠头,走了出去,门关上后那种邪邪的笑容又一次出现在这个警察的脸上:「小表子,你就笑吧,哈哈,一会儿老大操不死你,哈哈哈哈……」王建微笑的对着小齐说到:「渴了吧,来喝点水,润润喉。」「谢谢!」小齐微笑的回答,随后拿起了茶杯喝了起来。小齐也的确渴了,根本望了警惕。为了缓解室内的气愤,王建笑道:「结婚多久了,看你们恩爱的样子,一定生活的很融洽吧」「还行,我们结婚3 个多月了,我决的很幸福!」小齐说道。「哦,看你身材这么好,怎么保持的?能教教我吗?要是我女朋友有你这么性感就好了。」王建不动声色慢慢挑逗的说道。小齐脸一红,没说话。王建却趁热打铁的说道:「看你小腹很平,难道说你这3 个月你们没作过爱吗?那怎么行啊,你的小穴会干枯的,不如哥哥我帮你浇点水吧,呵呵,怎么样?小妹妹?嗯?」「流氓!垃圾!败类!蠢猪!哼,你说出这些话来简直败坏人民警察的形象,去死吧!」小齐此时气坏了,站起来刚要走,只觉得眼前一晕,摔倒在沙法上,不醒人事了。王建一见小齐晕倒,破不急待的来到小齐身旁,抱起了昏睡不醒的小齐向卧室走去。来到卧事把小齐仍到了自己的双人床上,把本来要给喜敏拍摄4 台摄像机那了出来,前后左右各放了一台。然后按了按钮。王建走到自己床边欣赏了一小会儿,这才真正开始了强奸。(也可以说是「迷奸」)首先王建的手摸向了小齐的乳房,阁着衬衫摸了一小会儿,然后一粒一粒的缓缓解开了小齐上衣的扣子,脱去了上衣,「哇,这骚货还真骚啊,竟然穿了一件纯黑色的乳罩,真是欠操啊,竟然这么诱惑我!」于是用手一扯,自她的头上扯了出来,一对大乳房就出现在王建眼前,「哇太美了,老天你真是对我不薄啊,把这样的美女送到我面前来,哈哈,我一定会好好她的!」说完一只手抚摸着小齐的乳房,而另一只手却滑向了小齐的裤子。腰带松开了,裤扣松开了,裤子的拉链也松开了。王建急忙把小齐的裤子脱了下来。看着小齐的黑色蕾丝内裤,王建竟然呆住了。差点流处鼻血来,黑黑细细的一条内裤紧陷在雪白股沟中,形成美丽的景象,窄小的蕾丝内裤遮不住整个阴户,两边阴唇都露出一些,两旁尽是包掩不住的阴毛,宣示着主人的性感,微突的小腹随呼吸起伏,身体像羔羊一样雪白。此时的王建老二快要撑爆了,在也故不上欣赏,急忙扯掉小齐的内裤,对着暴露的美穴,一根中指直接插近她的小穴中,湿热的触感迅速包裹王建的手指,王建缓缓抽送手指,并用姆指按压她的阴核。一会儿时间,小齐的淫液润滑了整个淫道。王建再也忍不住了,急忙脱去了全身的衣服,抓着自己8 寸长的,大阳具「嗤」的一声,整个阳具插了进去。「啊,好爽!她的小穴真紧啊,还带着吸力,兴好老子早有心理准备,好了,现在你这个小骚货准备迎接老字的大肉棒吧!哈哈!!「王建把小齐的两条美腿一边一个扛到自己肩上,更进一步拉开阴户迎合王建的插入,双手揉捏着小齐那对美丽的乳房,奋力猛插起来。王建每一次的撞击都发出「拍拍」的声音,虽然小齐是昏睡中,但身体却是有感觉,不一小会儿的抽插快感,已经使小齐达到了6 次高潮了。口中迷迷糊糊的发出愉快的呻吟:「哦……老公……哦……轻点……小穴快被操烂了……哦……用力操我……哦……老公要……要……爆了……哦……要丢了……哦……」可惜小齐却万万没想道,此时疯狂操着她的却不是自己的老公而是刚刚出言调戏她的王建。由于小齐窄小而带吸力小穴和模糊的呻吟声,此时的王建也有点一射为快的意思了。于是王建对着身下的小美人说道:「老子厉害吧,我的大鸡巴可不是白长的,到现在能操出你6 次高潮,老子很有满足感,那么现在就让你这个小骚货和老子一起高潮吧,哈哈!」说完王建两腿一夹紧,开始最后冲刺了「啊……受不了了……哦……爽死了……啊,又丢了……啊……」随着小齐最后一声「啊」声小齐又一次高潮了,与此同时,王建也把阳具深深的插进小齐的子宫喷出了他带表着万子千孙的精液。王建及不忍的拔出了自己的阳具,然后站在小齐的旁边,从新欣赏起小齐来,大概过了5 分钟,小齐的阴道里才缓缓的流出王建的精液来,直到小齐的阴道不在流精液了,才关掉了摄像机……美丽女人的厄运(四)小齐悠悠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全身赤裸裸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脱光了,自己的阴道还隐约的传来好像作爱后残留的那种快感。低头一看,自己阴道下方的褥子上还有一小滩浓浓的白糊糊的液体。「坏了!我被那个流氓强奸了!完了,今天还是危险期,早晨锐锐还没射进去,现在却被那个流氓射了!呜……这下该怎么办啊,要是怀了那流氓的孩子,我以后怎么见人啊!呜……「小齐悲伤的哭了起来。刚从厕所小便完回到自己办公室的王建,听到自己卧室传来的哭声心想:「这个小骚货这么快就醒了?操,我还想来个回马枪再操她一回,哎,这下还的费点脑筋,再想个办法了,唉?有了,既然你醒了,那我就彻底征服你,以后没事时让她给我接个短也行,哈哈,就这么办!」想着就来到外屋,把衣服全部脱去「我要先羞辱她,然后在恐吓她,最后在用我的老二征服她!哈哈……」一套计划印在了王建的恼子里。当王建出现在小齐眼前时,小齐急忙拉过旁边的被子,遮在自己身上,警惕的看着王建哭泣的说道:「流氓!垃圾!你毁了我一背子啊!!以后叫我怎么见人啊!」王建淫笑道:「嘿嘿,我怎么毁你一辈子了,男欢女爱,很正常啊?」「放屁,谁和你男欢女爱了!」「你看你,刚才我操你时,你可不是这样啊,你知道吗?刚才你的表现比我老婆可是强的太多了!」王键接着又说:「美女啊,刚才我可是爽疯了,你每叫我一声『老公』我就狠狠的顶你子宫一下,而你在刚才的作爱中一共来了7 次高潮,流出的浪水浇的我老二好爽,怎么先在不认帐了?」小齐听着眼前这个流氓对自己的羞辱,红着脸说:「放屁!你这个流氓!你强奸了我,我要告你去!」王建怒道:「妈的,婊子就是婊子,提起裤子就不认帐,操!告我!你知道这是哪吗?这是警察局!这屋是老子的休息室!你凭什么告老子强奸你,呵呵,不过老子现在要拘捕你,至于罪名,那就是卖淫!」说完从床头柜里拿出一副手拷,把小齐双手从背后拷了起来。「妈的,敢告老子!我让你们全家都没好日子过。正好局里还有几起杀人案没破,我估计跟你老公有关,我一会儿就带人逮捕他!操,我会让你们家里人从今天起开始下地狱!操!「小齐听到王建的恐吓,心理开始恐慌了,说话也软了下来,「求求你!放过我吧,我有老公,有家庭,请你不要破坏我们家庭。」见到小齐服了软,王建知道计划已经完成一大步,现在就差征服她了。于是心理乐开花了,接着说道:「这才乖吗!有话好好说,这样才能办成事,你说对吗?」「对!」小齐屈辱的说道。「乖,来今天把哥哥我伺候美了,一会儿就放你们4 个人回去,听好了,是4 个人,你明白吗?」「明白了」小齐面无表情的回答道。听道小齐的回答,王建站到了小齐的身边,说道:「先帮我吹吹『萧』,让我试试你嘴的技术怎么样?!从现在开始你必须叫我老公明白了吗?」小齐「嗯」地应了一声,也知道要来一次口交,於是很自然跪在床上,她的双手仍然被反拷着,所以碰不到王建的身体,只是张开她那动人小巧的小嘴有点娇羞的说∶「老公,来吧,我帮你吹!」肉棒缓缓地接进小齐的嘴,小齐用她那可爱的小嘴唇含住那肉棒,先是大龟头进入了她的嘴里,然后整个肉棒也缓缓地进入,肉棒又长又粗,小齐只好尽量张开小嘴巴去含住那肉棒。王建结实的手掌放在她头后的秀发上,把她的头按向毛茸茸的下体。这支肉棒并不是喜锐的,而是王建的!王建的手托起小慧的下巴,另一只手在她头后面施力,使整根肉棒插入了小齐的嘴里「哦,好爽!」。看着胯下为自己努力吹『萧』的小齐,心想:「操,玩别人的老婆就是爽啊!」可他也没想到自己的老婆在不久的将来也被人强奸了(作者:「将在6 ,7级中提到」,淫人妻女者,妻女必被淫。呵呵!我不会便心的,请大家到时关注!!)「哦,不行了,我忍不住了」王建说着他的肉棒变得更粗壮了,这时他把小齐拉起来,把她反身推卧在床上,让小齐圆滑的美臀对着他,然后站在她的身后,用腿把她的双腿撑开,手按在她的滑不留手的背部,使她那对娇人的美乳贴在床上,把小齐的两个大乳房都压扁了。这时王建把粗大的肉棒从她的后面直插进她的阴道里。「啊……啊……轻点……啊……受不了了……啊……」小齐吃力地叫了起来,扭了臀部,不知是想拒绝他还是迎合他。王建一面抽插着,一边把小齐上身拉起,双手从她的后面伸到前面去捏弄小齐的乳房。小齐这时已经完全失去理性,任由王建摆布,她的阴道从没被老公以外的人操过,可今天却被王建操了2 回,心里多少也有点异样的兴奋。而且还戴着手拷被王建从后面操着。心里虽然一想,但阴道却还是不争气的流出淫水来。王建这次很粗鲁,完全没有惜玉之情,一开始就猛力地操着别人的娇妻『小齐』,只见大肉棒不断横冲直撞,任意角度地攻进小齐的阴道,此时的王建看起来真像骑在马上的骑士。不时还用手拍打着小齐那性感的大屁股。王建抽插了几百下,小齐气喘得利害,全身光滑的皮肤又一次开始泛红了,王建知道她的高潮又快来了「老公……我……我快死……再插……操死我……啊……啊……我……操我……我要上天了……啊……」小齐言语都有点模糊,全身的都绷的很紧,小齐的淫汁不断地从王建肉棒周围流出来,把王建大腿都弄湿了一大片。「骚货,几次高潮了?」王建看着身下的小齐淫声问道。「啊……老公……啊……6 ……7 次了……啊……」王建一边卖力的操着小齐,一边说道:「错了,贱货,是8 次了,知道了吗?」「啊……知道了……啊……老公是8 次了……老公要……老公……啊……我不行了……啊……」此时小齐已经望了骑在她身后的不是自己的老公,而是刚刚奸了她一次的王建。王建的每一次插入阴户,小齐就会有一种饱满的充实感从狭小的穴眼开始,经过幽深的黏膜,蔓延到神秘的花蕊,强大的冲击力好象要将整个小齐身体都穿透一样。而当龟头从膣道中开始退却,坚硬凸起的茎冠边缘就挤迫着浓郁的蜜汁,撩刮到娇嫩的肉壁上每一丝褶纹,就连小齐心脏都仿佛被触碰一样开始颤抖。王建像疯了一般,又操了小齐几百下终于底不住小齐莺鹉般的浪叫,想一射为快了。「噢……我要射了……射在你这个贱货的子宫里……啊……太爽了……」王建性欲高丈的望情的喊道。仿佛受到感染一样,小齐保持着肉棒与阴户的契合,这时王建把小齐翻转过来,重新又将娇美人妻压在身下,同时抬起她的双腿架在自己肩上,屁股开始快速挺动的同时。「小宝贝,你的小嫩穴夹得太紧我了……大鸡巴的精液都要被挤出来了……」迷失在性感里美丽的小齐这才反应过来,想到根本没有采取任何安全措施。如果再不幸被这个邪淫的男人播下孽种,那将会是终生都无法磨灭的创痛。小齐极力扭动腰肢,试图阻止王建龌龊的想法,并发出惊惶的声音。「不……不要……啊……不要,要……射在子宫里……啊……今天是……我的……危险……危险期……啊……」紧裹着王建阳具的阴道又开始一波波地收缩,由于女体的动作,使得王建龟头与肉壁从各个不同的角度发生摩擦,由此激起更加高昂的愉悦浪花。「不要……不……不要把你的……精液……啊……射……啊……在我的……子宫里……啊……危险……啊……「此时王建哪管的了那么多。「呵呵!……故不了这么多了……让我把你带到9 次高潮吧……」说完王建使出最后的力气疯狂的操了起来。「啊……我操死你……啊……操……操……操……操……」一下比一下凶猛的插着小齐。「啊……」两人同时达到的性的高潮。王建的下体就像有火山爆发一样,猛烈强劲第二次注射又将滚烫浓稠的精液尽情喷泻在娇美人妻小齐濡热幽秘的阴道深处。将小齐又一次送上了性感的第9 次高潮。只见小齐双眼都翻白了,头和身体都扭来扭去,阴道里的子宫足足被王建的精液灌了2 分多锺,直到液灌得满满的还有点隆起时,王建才慢慢的停止了射精。足足又过了五分钟,两人才由激情归於平静,王建才把阳具从小齐那注满精液的子宫拔出,黏糊的精液才从小齐的子宫再一次缓缓流了出来……